湖北要闻 > 正文

出口总值中部居后 湖北外贸需快马加鞭

发布时间:2020年12月08日 09:21 来源:湖北日报

  出口总值中部居后,经济外向度低于全国

  湖北外贸需快马加鞭

 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爱虎 肖丽琼

  遭受疫情汛情双重冲击的湖北,外贸成绩单令人振奋:今年1至10月外贸进出口总值3446亿元,居全国第17位,较第三季度上升一位。

  增速更是亮眼。今年前10个月,湖北省外贸进出口总值3446亿元,同比增长9.7%,进出口增速居全国第六。其中10月进出口总值首次突破500亿元,创月度历史新高,增幅达29.5%。

  然而,耀眼的数据难掩“问题”——

  先说外贸总值,湖北在中部6省中排第四位,位列河南、安徽、湖南之后;其中出口总值2121.6亿元,排在河南、安徽、湖南、江西之后,与河南的差距达659.9亿元,比江西低291.1亿元。

  再看经济外向度,湖北与全国差距较大。2019年底,我省经济外向度为8.6%,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3.2个百分点,在全国省市区中排第24位。作为湖北的经济龙头,武汉经济外向度仅为15.0%,远低于同处于中部地区郑州的35.6%。

  经济外向度,即外贸依存度,指一个地区对外贸易总额占GDP的比重,反映出地区经济与国际经济联系的紧密程度。

  外贸,被视为与投资、消费并驾齐驱、拉动经济发展的“三驾马车”之一。

  省委十一届八次全会提出,全面提升对外开放水平,实施外贸主体培育行动,推行具有区域特色的外贸产业优势集群,切实提升经济外向度。湖北外贸为何成短板?如何加快提升经济外向度,力推湖北高质量发展?11月中旬以来,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进行了调研。

  民企老板跑市场,国企老总守市场

  “满世界跑”才有订单

  11月26日,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在仙桃防护用品出口企业龙头——湖北万里防护用品有限公司的照片墙上看到,公司老板的足迹满世界有。

  公司负责人刘永刚说:“我跑市场,到过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,如今产品销往7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”

  这家公司创立于2006年,2010年起涉足外贸出口,2013年出口额超过500万美元,去年达到1200万美元,今年自营出口已突破2亿美元。

  在刘永刚看来,近几年的飞跃式发展离不开前期“满世界跑”拓展渠道打下的良好基础。

  因为有准备,他在洽谈业务时,说起当地的地理历史文化,让对方颇为吃惊,印象深刻,进而成为朋友,合作随之而来。

  如今,他选择业务经理,不一定要求过英语四级,培训业务员,要求先熟悉客户所在国家的历史文化。“谈得来才能交朋友,建立了信任,订单自然会来。”

  市场跑得多,就能抓住商机。生产优势并不突出的随州,茶叶出口量居全省第一,“香菇大王”舒大忠功不可没。

  舒大忠发现香菇外销利润日益变薄后,转向浙商学做茶叶出口生意,从代工做起逐步在海外市场叫响茶叶新品牌“大洪山”。短短5年间,他带领业务人员开拓非洲等海外市场,成功变身“茶叶大王”。

  相形之下,国有外贸企业负责人走出国门的机会就少得多。

  省内某国有茶企负责人被问及出国跑过几次市场,对方直摇头。“限制很多,很难出去。”更有思想顾虑:出去拿回订单还好说,拿不回订单,如何交待?

  在这位负责人眼中,湖北有资源优势,只要守住茶园,不用担心活不下去。据透露,这家企业目前出口额仅数百万美元,而舒大忠的中兴食品在拿到出口许可证的当年,就出口茶叶3000多万美元。

  耐人寻味的是,近年来我省民企对外贸贡献逐年增大,今年占比进一步提升,目前达到56.7%。

  “经济外向度不高,根本原因在于内生动力不足。”华中科技大学经管学院研究员周记顺如是评价。他说,有着九省通衢之称的湖北,自古得天独厚,水上交通发达,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企业单靠内贸,日子就可过得很滋润,这让人缺乏斗志。浙江国企底子薄,但机制灵活、市场意识强,民企拼命打拼,铆足劲做外贸。湖北要破除各种障碍,激发市场主体的内生动力。

  一家富士康出口,相当于湖北全省

  湖北呼唤“头部企业”

  日前,郑州海关公开的一则信息引人注目:去年,河南省外贸进出口总值5711.6亿元,其中郑州富士康占该省外贸进出口比重达59.5%。这家企业当年外贸总值逾3300余亿元,其中出口总额为2199亿元,进口总额为1138亿元。同期我省外贸总值为3945亿元。

  这表明,一家郑州富士康就占了我省外贸总值的84.6%。

  这一占比今年或继续扩大。据省商务厅公开数据,今年前8个月,联想等排名前三的出口企业,出口总额为171.70亿元,占全省出口比例为12.38%,我省当期出口额约为1386.91亿元。而今年上半年,富士康进出口继续保持增势,同比再增16.7%。

  头部企业缺乏,规上企业也不多。

  根据企查查APP盘点我省出口外贸企业,我省数量为1504家,远低于河南的2188家,略高于中部其他省份;但从规上企业看,我省仅131家,排在中部安徽(208家)、河南(182家)之后。

  小企业不多,大企业不大,更是缺乏引领带动的头部企业。我省出口外贸企业无论从总量、规上企业数量,还是论块头,与先进地区差距十分明显。

  有人质疑,全球500强落户湖北的有300多家,为何还说缺乏头部企业?

  “对优势津津乐道,对缺位闭口不谈。”有专家分析称,这些500强企业主要市场在中国,出口基地建在湖北的并不多。显然,龙头企业少,已成为制约我省外贸进出口的主要短板之一。

  华中科技大学经管学院教授陈波分析认为,我省经济外向度低,一个重要原因是我省参与国际分工的比重较低,并没有参与到买全球卖全球进程当中。他建议,要尽快利用“一带一路”、自贸区改革、进博会等这样的契机,实现湖北更加深入地嵌入国际供应链、国际产业链的分工当中,这样才能提高湖北省对外贸易的依存度和整个经贸的开放程度。

  回乡企业“伙伴”难寻,业务“返流”

  招商要瞄准产业链“一锅端”

  丁小平,湖北天明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,是天门市从广东中山市招引回乡的成功人士。而眼下,公司发展面临尴尬的“孤军”处境。

  本世纪初,丁小平南下广东创业,研发出小型户用太阳能光伏产品,销往中东、非洲、东南亚。2012年,他回报桑梓,投资8000万元把生产、出口基地迁回天门皂市,规划年产值过亿元。然而不到3年,公司业务却开始“返流”广东,年产值停滞在两三千万元。

  最先“卡壳”的是出口。从深圳盐田港出口,通常半个月就可抵达非洲。从武汉阳逻港经上海洋山港出口,耗时极长,有一次到非洲用时近半年,并且运价比深圳高。

  现在,丁小平进退两难,如果选择深圳出口就根本没必要在天门生产。

  更令丁小平苦恼的是,单晶硅、多晶硅等常用零件难以在湖北找到供应商,都需从珠三角、长三角地区采购。“一番折腾,物流成本和时间成本都增加了。”

  无独有偶。作为随州一家底盘零部件生产企业,湖北远程公司需要高资质的上游配套企业,然而当地合格的供应商远远不够。公司负责人称,从外地采购物流成本高、交货期长,影响了公司竞争力。

  丁小平坦言,尽管技术员工资达每月1.2万元,公司还提供精装修住房,仍难留住年轻人才。“沿海城市生活配套齐全,更令年轻人向往。”丁小平认为,这是制约当地产业链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这并非个案。华中科技大学自贸区研究中心曾调研宜昌片区内的15家重点企业,结果显示区内高科技企业集聚度不高,产业关联度不强。仅有4家企业认为区内配套企业比较全,占比不到30%。

  “这些企业互补性较低,没法形成很好的产业聚集效应。”周记顺表示。

  “招商绝不能只招‘个位数’,要把整个产业链‘一锅端’。”武汉大学经管学院教授邹薇指出,生产企业的上下游原材料都是就近布局,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。只有稳住产业链、供应链,才能稳住企业家的心。招商干部不能只盯眼前增加多少投资、拉动多少GDP,而应该看长远,把能够带动产业链发展的好项目引进来,把产业链每一环都做扎实。这些链条的长度和强度,决定着城市经济的创新力和竞争力。

  老板问,哪里可以拼机出口

  “软硬兼施”拓宽出口通道

  记者调研中,刘永刚托记者传话:希望出口的防护物资能在武汉拼机,哪怕一周一班也好!

  今年,该公司口罩、防护服等防护用品出口井喷,出口国以西班牙、意大利等西方国家为主,但出口方式八成选择传统的水运;少量空运,绝大多数选择上海、郑州和北京出港。他多次想在武汉与人拼机,但不知道从哪下手,希望政府出面搭把手。

  武汉自贸区一位企业负责人表示,曾想预定航线出口货物,也不知从何入手。

  天河机场国际货站2018年投入使用,面积仅为2.1万平方米,只有郑州新郑机场的五分之一,目前货坪长期处于饱和状态,一些企业只好“舍近求远”。

  联想移动通信贸易(武汉)有限公司是湖北最大的出口企业。记者了解到,武汉联想60%的货物经由郑州机场出口。

  为什么去郑州?数据显示,2019年郑州新郑机场货邮吞吐量52.2万吨,武汉天河机场为24.3万吨,不及前者一半。细看货运航空公司、货运航线等航空货运重要指标,郑州都大幅超越武汉。目前郑州的货运航空公司有31家,其中国际公司24家,武汉货运航空公司数量至今仍是个位数;郑州货运航线51条,其中国际航线41条,目前武汉包括客改货在内的国际货运航线约30条。郑州有151家知名货代公司,其中全球TOP10的国际货代公司有9家,武汉货代公司数量仅为郑州的三分之一。

  湖北大道众采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本土货代企业,总经理石剑认为,郑州发展航空货运已逐渐脱离补贴依赖,走向良性发展周期。一直以来,河南对航线都是按月补贴,企业资金回笼快。在补贴时,电子产品、高科技产品、海鲜等高附加值产品多补,一般产品少补,助力重点产业聚集。

  多位受访者表示,武汉要想追赶郑州,不被长沙、南昌超越,硬件、软件都需补齐。目前,省商务部门经过调研提出建议:将交通、商务等部门的奖励形成合力,对国际航空货运实行有针对性的全链条奖励。

  茶叶坐班轮,手机乘飞机

  当务之急要发展“值钱”产业

  谈起我省重要农产品茶叶出口,某国企茶业集团负责人说,价格太低了,只能走水运。武汉海关资料显示,去年我省出口茶叶17417吨,价值14.82亿元,平均每公斤85元。

  同样是茶叶出口大省,浙江2019年出口茶叶15.88万吨,货值约34.46亿元。

  武汉海关一份调研报告显示,去年我省被外地企业收购出口的农产品达14.9亿元,增长49.6%。业内人士透露,其中相当部分是茶叶。今年疫情期间,外省出口企业高调来鄂采购茶叶,支持湖北疫后重振。面对海外巨大的消费市场,我省还有大量的夏秋茶资源没有充分利用。

  今年前9个月,我省出口手机122.4亿元,在全省出口商品目录中排第5位。而河南仅10月一月就出口手机945.6万台,货值291.4亿元。

  从单价看,郑州平均每台手机货值约3081元。相比于低附加值的农产品,手机商家更愿意选择空运报关。

  在邹薇看来,总量、单品、通关等方面的差距反映出我省经济结构、产业结构、甚至服务意识的差距。要提高经济外向度,需切实改善经济结构,优先发展高新技术产业、高附加值产业。

(编辑:裴春梅)
关键词:外贸